分類彙整:業務計畫與報告

自己的菌種自己養,自己的土地自己救

土地是人類最重要的資材。農業是人類的經濟行為,也是現今七十億人口賴以維生的重要產業;科技讓我們了解土壤的現況,因此,如何利用生物資材讓台灣日漸貧瘠的農地,透過原本源自於土壤的微生物正常並適量的釋放回農地,進行多樣性回復,並以低農藥、低肥料施作的精緻農業使土地達到最好的循環及平衡狀態,以達到提高農作物的健康及營養為目的,藉此提升農業的產值,是改善農村經濟的首要任務。

土壤微生物與作物的關係

人類賴以維生的重要產業及依靠是農業,農作物能正常生長除了必要的陽光、空氣、水之外,土壤中的微生物也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尤以植物根系周圍的土壤,更為重要。這些根際微生物與植物間的交互作用可以增進植物生長的速率與健康,同時植物也將光合作用產生之能量與碳化合物釋放到根際,當作這些微生物的營養來源,形成一種環境與作物間互利共生的群聚結構。

土壤微生物簡介

一般來說,土壤微生物可分為細菌及真菌,通常為有益菌的群聚,能促進植物生長;其中,被廣為應用在農業中的有枯草桿菌 (Bacillus spp.)、放線菌 (Streptomyces spp.)及光合菌。

枯草桿菌

枯草桿菌屬中最具代表性的種類是 Bacillus subtilis,因其由乾枯的稻草分離出來而得名;主要施用在葉面噴灑和土壤施用,可以減少病源菌從葉部氣孔侵入植物體內,可預防土壤中病源菌的感染;也能促進植物根部的生長發育。

放線菌 

放線菌具有菌絲狀的結構,可以分解土壤中的有機物質,將植物落葉或動物屍體分解成小分子化合物以供其他生物利用,具有固氮作用及改良土壤 pH 值的功效。

光合菌

光合菌依其體內所含色素 (bacteriophyll) 及光合作用的形式共可分為四大類群:紫硫菌 (purple sulfur bacteria, 如 Thiorhodaceae)、綠硫菌 (green sulfur bacteria,如 Chlorobiaceae)、紫色不含硫菌 (Purple non-sulfur bacteria,如 Rhodospirillaceae) 及綠色不含硫菌 (Green non-sulfur bacteria,即 Chloroflexi)。其中,在農業上應用最為廣泛的是紫色不含硫菌,應用在稻米上可以增加穀物的收成、促進蕃茄的生長與其果實的收成、改善洋菇 (Agaricus bisporus)的產量及蛋白質含量。

其他效益

土壤中的微生物除了能分解土壤中的有機物質,增加土壤肥力(氮、磷含量),改良土壤本質外,亦能當作有效菌種,用於處理食品及工業廢水,如: 處理含硫化氫或含氮廢物之工業廢水及將酒廠廢水轉換為氫氣等廢水處理工程,幫助降低工業排放廢水中的生化需氧量 (BOD) 與化學需氧量 (COD)。

下載 自己的菌種自己養,自己的土地自己救 全文

台日食農六級產業化見學參訪暨宮崎縣食品開發中心經驗交流計畫

為促進食與農的交流與互惠,本年度補助台灣農文化與實踐協作社(附件一)執行「農村體驗旅行推動及專管中心建置計畫」,期許將農業種植到生產過程中的多元與多功能價值融入交流體驗活動中,本會為配合此計畫之推展將透過學習日本各地之經驗以豐富並加強台灣本地工作之推動。本交流計畫即因緣於此,預計至日本宮崎縣與當地的產業振興機構進行交流見學。

位於日本九州的宮崎縣,其六級產業化單位-產業振興機構,透過農產初級加工投入與發展,不僅將傳統手藝保留、延續,更揉合了農村文化,進一步帶動青年進鄉、投入耕作與加工,振興鄉村經濟,讓農業的多功能價值體現於加工的過程。有鑑於此,本會擬安排台灣農文化與實踐協作社進行「台日食農六級產業化見學參訪暨宮崎縣食品開發中心經驗交流」以進一步理解日本六級產業化操作模式,並透過見學參訪與經驗交流的機會,將相關概念進一步融入「農村體驗旅行推動及專管中心建置計畫」。

六級產業化中的農產加工是農業生產中重要的一環,乘載生活文化也背負供需的調節,台灣推動農產加工多以食品大廠管理思維訂定,現行加工技術與食品衛生安全與建築相關法規的種種限制,其規定的設備對小農加工來說往往不符需求,或者設備過於昂貴無法負擔,長期以來限制了眾多的地方型小型農產加工場發展,也使得近年來興起強調天然無添加的友善農產手作加工坊更無所適從。在地小農為了因應生產過剩的生鮮蔬果,或者延續其保存可食用期限進行二度加工,不僅是提升農業的附加價值、增加農業收入,更重要的是延續農村文化、傳統手藝與生活智慧、甚至是將不同在地食材進行創意的結合。

日本政府在2010年訂定「六級產業化」專法,期待整合生產、加工與販售的經營模式能夠創造新的附加價值。位於九州的宮崎縣,透過由政府支持設立的食品開發中心與食品安全分析中心協助農戶進行農產加工的試驗開發,以及針對食品與農產品的農藥進行快速的殘留檢測。於此同時,縣內積極的推展在地化農產加工,多元化的六級產業化發展方式與地方相互結合,如百年味噌工廠的改造傳承、推動有機村與直賣所、傳統酒造的創新嘗試、限界集落(極限聚落)的復興發展、有機轉作的茶園…等。

農、漁村多年的持續生產維持了台灣糧食的穩定供給,更聯繫著整體社會發展的社會安全網,台灣有今日的經濟發展,農村與農業的支持功不可沒。而農村的多功能價值在今日更在農產品供給、文化傳承、水土涵養、國土保安、生態環境保育、景觀維護及社會安定…等不同面向多元的展現。

隨著台灣產業結構轉型,人口老化、青壯年人口外移的現象讓農業從事者逐年減少,也讓農地廢耕情況日益嚴重,加上農政單位缺乏中下游制度化調控產量,產銷失衡的現象幾乎年年發生,農產價格波動劇烈,而貿易自由化更讓農產產值被低估,為了因應全球化之浪潮,推動農產加工「六級產業化」為當今重要的目標,期許以之建立食農互惠的社會基礎。

下載……台日食農六級產業化見學參訪暨宮崎縣食品開發中心經驗交流計畫